今年在 Lidemy 擔任程式導師計畫第四期的助教以及快樂蹦跳的小夥伴,在從助教、系統開發、課程設計、也同時作為曾經的參與者等多重角色下去深入程式轉職教育之後,啟發了我對教育的新的想像。

以下將會從課程本身嘗試的內容去反思跟回顧,並基於這半年的經驗提出自己對自學、技能教育的提問跟發想,作為這半年的總結。

Lidemy 程式導師計畫第四期

在計畫裡面跟老師的合作老師給予我很大的空間去做各種嘗試,這邊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老師的這個機會,也謝謝同學不吝給予一些回饋,雖然在工作跟計畫之間的平衡抓得還不是很好讓一些時程延誤,但總算沒有什麼毀滅性的打擊走完了這半年。

Code Review

改作業跟回答問題是助教的主要工作內容,由於自己也是剛開始就業的新手,在看同學的程式碼的時候也學習到很多新寫法,更重要的是學習看懂別人寫 Code 的邏輯,這件事尤其在改作業中 …


XState 是一個實作有限狀態機(Finite State Machine)與 Statecharts 的 Library,可以運用 XState 來處裡前端中複雜的狀態變化,後續也可以搭配框架 react, vue ….. 甚至原先使用的狀態管理工具 redux 來使用,同時官方也提供 XState Visualizer 視覺化狀態邏輯,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新工具。

如果現階段剛踏入前端的話,第一次接觸到狀態可能已經是在狀態管理體系已經很成熟的時候了。

最近因為開發公司互動性比較強的頁面,嘗試使用 XState,這讓我開始思考什麼是狀態?以及 XState 的應該用在哪裡?所以下面就從 XState 這個絕讚的狀態管理工具以及狀態是什麼開始說起吧!

XState

如果直接進 XState Document Co …


在寫完下了標題之後才很意外這些都可以一併聊聊。

不過會想要寫這個題目是因為發現佛系是一個時常被提及可以解決焦慮的觀點,但往往討論到最後,又不約而同的得到佛系是一個不可得的特質,讓我開始想要整理過去因為憧憬佛系而做的嘗試。

在講嘗試了什麼之前,對於佛系的思考是始於那些「感覺佛系」的朋友上得到的疑問:

  • 沒有感覺就是佛系嗎?
  • 無所謂就是佛系嗎?
  • 克己禁慾就是佛系嗎?

上面三個單拆任何一項出來我都覺得與讓我仰慕的佛系相去甚遠,即便逐一做到了,卻也不會有我期待的那種心靈緩和的效果,所以從極簡主義、靜坐、弓道到一路研究禪 — 這個我認為離佛系最近的字眼,雖然沒有受過哲學訓練的前提下做不大到這種對思想流派嚴謹的辯證,但還是有一些主觀的心得想要記錄下來。

極簡主義

之所以開始極簡主義,只是因為看到 <賈伯斯傳> 裡面一段印象深刻的描述,書裏描述賈伯斯客廳裡只有超貴的音響、一盞燈跟一張蒲墊,讓我覺得很酷,就開始嘗試了。

一開始與其說希望東西變少,不如說希望東西變好,於是過年期間丟掉了所有三個月內沒有用過的東西、把想要留下來的、想要升級的部分整理成一份 Google Sheet 開始了斷捨離之旅,享受這些留下來的東西有朝一日會升級的夢想。

隨著實踐的過程,也慢慢接觸到關於極簡主義的書籍與設計,包含:<少,但是更好>、Netflix <極簡主義> 的紀錄片到很實務的 <怦然心動整理魔法> 等等,其中做法涵蓋:如果只有一個包包你要帶哪些東西、感受有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清點自己實際使用的狀況、透過一套原則來做到專準,無論什麼做法,其實圍繞的目的都是在幫助你:如何發現生活中有哪些東西是你真的有在使用、又有哪些帶給你感受的,每個物件都被琢磨了一番。

這時我才第一次感覺這些物件存在。

隨著一張 google sheet 清單跟每次搬宿舍、換環境都要經過這樣一輪的思考,我發現我真正擁有的東西並不多,越來越不需要新的、舊的也慢慢到了年限,不知不覺的有一天就極簡了。

靜坐很難

知道極簡主義的同時知道了禪,但對禪的理解一開始停留在美學上的見解 — 極簡主義是禪美學的體現,並跟侘寂混為一談,直到開始有焦慮的毛病、嘗試冥想,對於禪才有新的理解。

就跟大多數人差不多,上網 google 冥想,買了些正念的書,例如:<正念> 安裝不同冥想 APP,自己最喜歡的是 Meditation Studio,然而成效都不是很好,我發現我不是很坐得住,大概五分鐘就無聊的要死、而且盤腿讓我駝背脖子很痠。忽然我想起來,國中其實每週都有一堂被我們當作睡覺課的課程,其實做的事情跟冥想差不多,不過我們是躺下、想像一顆小光球從頭頂到腳底,然後睡著。

事隔十年才發現那時做的大概就是冥想,於是我復刻了一樣的過程,改成睡前做這件事情,想像一股呼吸從頭頂到腳底直到睡著,雖然事隔十年一樣是睡著,但冥想的時間變多了可以到 15 ~ 30 分鐘左右。

只是這樣成效還是有限,比起說在冥想不如說是減壓助眠,於是報名了弓道,契機一樣是從充滿禪意的事情裡面選了件我覺得最帥的活動。

這才打破我對禪的想像。

弓道

第一次因為通勤問題我只上了一期,但已經感觸良深,到了今年才重新再開,不知不覺上了快要一年的課。

在學習靜坐時,你會發現很多當下、專注相關的字眼,然而卻不得其門而入,意識不自主的遊走、又被收回,直到你忍無可忍,打開 APP 才發現不到五分鐘。

但是弓道稍有不同,它帶著一個看起來像是目的的含義 — 上靶,卻又說「正射必中」意思是你只要做對了,自然就會上靶。這個哲學直接刷新我的三觀,弓道裡面就射技只有射法八節,沒有什麼瞄準技巧,每一節都只關乎自己的用力、呼吸、姿勢,搭配射禮流程儀式跟對物件細節的關注,讓我稍稍的體驗了一點禪意。

雖然出處有點宅,不過有一句話很深得我心:

「這和爐火純青可能稍有不同,初一的時候,我偶然射出了很理想的一箭,自那以後,我只是重複同樣的動作而已。」

在弓道學習的過程中,哪怕只是脖子一條肌肉的用力、握把的一點角度、袴上一條皺摺,都必須做好,並在節奏之間嘗試去顧及,我不太會想著射中這件事,只是感受每一個細節,而因此才活在那個當下之中。

這讓我開始想在除弓道之外的事情也做到這件事。

再嘗試一次靜坐

於是我又開始嘗試了冥想(或我現在習慣稱為靜坐),搭配了更多閱讀,這邊推薦一本 <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 算是兼具實作想像跟理論觀點的入門好書,就這樣一邊補上心理學觀點的同時,開始用一種不是為了專注、而是觀看的角度嘗試冥想。

每次到了睡前我都會像在觀察一樣,感受頭皮緊繃的質地與動態、讓聲音撞上身體,出乎意料的,這種作法比起原先想去專注來得有效多了。

有的時候心跳加速、覺得焦慮的時候,我會在椅子上開始觀察這個感受,大多數的時候都能呼吸趨緩、回歸平靜。這時我開始察覺,過去自己在禪裡面的很多理解,似乎倒果為因,以為無欲、專注就可以得到禪,但其實是體驗到了禪,才表現出了無欲、專注的表徵。

什麼是禪,如果真的知道就不用再煩惱了(俗稱開悟),從鈴木大拙的 <禪學入門> 的闡述與公案中,嘗試歸納出一個自己可以理解的答案:禪是凌駕於智性之上的一種體驗。

既然在智性之上,我們如果得以詮釋,也只是片面、被闡述的果,因為你做到了一些禪。這倒是回答了最一開始的疑問,為什麼佛系沒有辦法「被做到」,因為我們做到的那些是果,而不是因。

然而事情不總是那麼順利。

現代心理學

現實生活中很難說真的出家、或真的無時無刻都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生活中流淌著不是急性的、而是慢性的擾動。

靜坐、弓道、極簡給了我體驗禪的入口,從這些事情我得以一窺可能是禪的一面。但卻不能解決長期對人生的不安,我需要一個泛及信念的解釋,否則我依舊情不自禁的規劃、煩惱我的所有事情,這些星火無法引發質變。於是我嘗試減少對智性的依賴,這半年來透過閱讀一些心理學的書籍,像是:<情緒跟你以為的不一樣>、<思考只是一場即興演出> 等等跟學習上的實踐,我漸漸感受到智性的極限。

這邊的智性並非指邏輯、而是所謂的體驗、知覺、情緒,那些我們曾經認為存在的實體。

舉例來說:在 <情緒跟你以為的不一樣> 中,作者提出我們所認為的情緒只是建構出來的實例,在我們大腦中並不存在實際的情緒指紋,我們主動建構了這些解釋;而另外在 <思考只是一場即興演出> 中,著名的裂腦實驗讓我們知道大腦怎麼編纂一套故事,明明接收到不同資訊的左腦與右腦看到不同的景色,主管語言的左腦卻幫右腦接收的資訊編出了一套故事。

其實很多領域甚至更早就不約而同的有類似的觀點,麥克魯漢說媒體即資訊,冷媒體跟熱媒體形塑我們對資訊的理解補充不同程度的脈絡、約翰伯格從繪畫的角度說一旦我們開始觀看,我們便同時被我們所觀看的事物觀看。跳脫出理論在生活中的實踐其實也能發現,後設終究有反制與反反制的極限,難以跳出自欺欺人的迴圈。這更讓我驚嘆於佛學在還沒有這些論述之前就意識到了智性有多不可靠這件事情。

這不是說我們就變成行屍走肉放棄這些建構,我們終究不是一顆石頭,這邊想表達的是,嘗試去釐清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實踐是真、規劃是假
驗證是真、猜測是假
行為是真、意義是假
影響是真、評價是假

上面只是思考的一部分,言語不是為了給予明確定義,只是傳達跟釐清感受的手段,然後盡可能讓每一刻都花在真實上面,就是能做到的最好了。

不知不覺平靜了下來。

抽象

紀錄到這邊,想再延伸一次這個議題,在 <情緒跟你以為的不一樣> 中,作者用實例來描述我們的情緒,讓我不禁聯想到程式設計中的物件導向,成長的過程我們就像是在建構 Class 並運用這些建構出來的 Class 去生成不同的 Instance 來面對生活,但跟寫程式不同的是,我們從開發者變成是那台機器。

Class 是易讀的、好延伸的,這些是被抽象的結果,這讓我開始思考我們多常使用抽象(概念模型)去理解、又多常被抽象(概念模型)給誤解,哪怕是在試圖表達上述的理解中,我也不停的在使用比喻。

曾經在學習心得裡面紀錄過一句話:

「…… 寫筆記時突然想到一個學習上的小小疑問,每次筆記裡寫了各種比喻,但比喻是幫助我們了解難懂的概念,如果只了解了比喻應該不等於了解原本的概念,了解概念應該是能藉著比喻實作或看懂難懂的東西,簡言之,要能驗證了解,可能還是要能講出原本的運作邏輯、舉例出新比喻、或是實作成功才算成立……嗎」 — 2019.05.03

回過頭來看,雖然用詞不同,但當時感觸的概念應該雷同於現在認為的實像,而比喻(概念模型)只是幫助我們比較了解充滿變異實像的工具,卻常常到最後將比喻當真,無異於我們過去對情緒、對知覺的詮釋,將此應用在學習之上。

於是開始反思,抽象可以被使用,於外用於傳達是個理想的工具,但於內要帶有警覺的使用,帶著隨時可以被打破來建構抽象,並時時關注其中的變異。

小結

就算刪了未來規劃的檔案,也時不時回過神來就在想下一階段該怎麼規劃、之後要學什麼、同學年薪已經多少等等而焦慮起來,也會時不時叨念著好想買最新的 Apple Watch、換台新電腦,每每到道場上也會妄想一下會不會今天就上靶,但過程中還是零零碎碎累積了一些讓我像清醒過來的瞬間。

禪是實證、體驗的,就我主觀而言我覺得它並不能被 SOP 化的創造,因為我們不是這麼被設計的。

如果要有什麼歸納我會覺得:不要以那些結果去追求禪、並減少對智性的依賴,上述兩點做到不一定可以讓你觸及禪,但可以讓你回歸原點,然後嘗試做到像臨濟說的:「大便、小便、穿衣、吃飯、累了就躺下。傻子可能會嘲笑我,但智者明白。」點滴之間總會接觸到那樣的瞬間,便蒐集起來,會發現一切都可以串連起來。

剛好最近因為朋友的推薦看了 <程式設計之禪> 書中講述工程師怎麼將禪意結合進開發的工作,雖然不盡然都能體會每一個連結,不過很務實,裡面引用的一句話很適合結尾現階段的理解:

「禪不會給你任何東西。」 — 澤木興道

就從這裡開始吧!


關於半年來的一個小練習總結。

第一次思考

大抵上,我的自我認同認為自己是一個內向的人,生命經驗中,自己可以從人群中得到快樂,但更能從獨處中得到幸福,所以將自己歸類為內向。

既然屬於內向的人,反而開始覺得,應該要改善自己的社交技巧,確保自己不會因為這個傾向在專業場合中吃虧,所以嘗試大量參與了關乎工作溝通相關的機會,最後在工作上小有改善,那是我第一次處理我的社交問題。

新年新希望之一

就像之前的所有文章跟第一次處理社交問題一樣,會寫成文章的都始於一個懷疑:

自己到底是不是個好相處的人?

工作上似乎沒有問題了,生活中不乏互相嘲諷魯、肥宅、邊緣人等等的場合,但細究起來,是真是假還真是個大哉問,甚至更詳細的來考量,所謂不邊緣具體來說會是什麼樣子?所以回顧了一下過去的社交環境,從朋友的回饋、密切相處人群的數目,然後找一個生活中多數朋友都認同會社交的人作為參考標的,發現無論是每週揪的攤數、會討論到的內容或是話題、跟流行文化與基本儀表的掌握度,都讓我感慨:「天啊!跟真的會社交的人比,我真的滿邊緣的。」

所以年初的時候許下了一個願望,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會社交。

定義問題:為什麼要會社交?

當我分享了這個新年新希望給別人的時候,大家的第一個反饋是:「蛤,你沒有不會啊?」接著我分享了自己觀察的標的的一些內容,大家的第二個反饋是:「你說的是要在群眾裡很會社交的感覺嗎?」這讓我意識到,社交的含義超級廣,所以釐清了一下自己認識一個人的歷程,發現大抵分成工作與私人情境,並剔除工作情境,將私人情境的交友先拆成三層:

陌生人:完全不認識、或只知道網路 Profile。
陌生到認識:有至少在訊息框或現場聊過天的關係。
認識到朋友:談心過或想要主動找對方聊天的關係。
朋友到好友:彼此有默契 e.g. 心領神會的關係。

實際寫下來覺得滿好笑的,像是在寫廢話,但在這之前如果有人問我說:「欸,怎麼樣才算是朋友。」那我還真回答不出來。

接著想了一下,覺得自己想要增加的是 1 -> 3 這段的關係,起因可能是在意自己是不是是個好相處的人,但仔細想想,好不好相處其實如果自己開心的話,也無所謂不是嗎?經過一番思考發現,這個問題之所以會被放大,是因為開始上班後發現社畜生活會放大孤獨感。

在學期間可以暑假整整兩週只有跟麥當勞店員講到話也不覺得是個問題,畢竟如果真的難過的時候,可以衝到寢室找朋友、同學們說揪就揪、也很容易從社團、修課認識不同的人,但出了社會之後,當你下班很累、或是某天很難過,想找人講屎的時候,發現已經不能像以前一樣 …… 會因為很多顧慮不去打擾別人、相處上不再跟以前一樣自在,學習成熟的過程就像是社會安全網破了一個洞一樣。

所以我意識到,如果有需求、就有供給與需求的問題,即使交友是一件隨緣的事情,也不能跟以前一樣只是等著朋友自然發生,得做一些改變。

try & error:從 0 到 1

雖然目標當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好友,但朋友變好友不完全是自己可以努力的過程(畢竟對方也要對自己有默契自己能努力的部分很少),所以著重在從陌生人變朋友去思考怎麼改善。

但交朋友跟寫程式不一樣,不是打開電腦就可以開始,得先有人才能有後續的討論,所以第一件開始努力的事情,就是成為主揪。不了解看到這裡的各位覺得主揪是一件什麼樣的事,但對半年前的自己來說,主揪有一個超大沒有答案的阻礙:

這樣會不會很煩?

乾,我都覺得覺得自己會不會很煩的自己很煩了。

這個阻礙很棘手,因為就算真的不畏空氣、不體諒的問對方這個問題,對方也很難回覆你,講了大概也很難相信,總會覺得對方一定是一個善良又溫柔的朋友才不會告訴你實話。簡言之,這是沒有答案的問題。所以嘗試了一些作法:增加基數、腦衝一次、網路上的保持聯繫開始。

  1. 增加基數:要從 0 到 1 要先有 0,所以積極報名了下班後的一些活動,希望可以認識更多人。
  2. 腦衝一次:從來不做大主揪的自己直接無視警鈴大響:「對!我就煩!」當作就是會尷尬到爆的嘗試了一次大主揪,發現恐懼背後其實什麼都沒有(或可能我沒發現 XD),打開了一點點的心理限制器。
  3. 保持聯繫:開始會回覆動態、在網路上貼些之前對方有提過的內容給朋友、順道聊聊近況,如果對方有揪就答應,跟過去基本上如果對方不找就漸漸地失去聯繫比多一點點的主動。

大自然喜歡不致命的小錯。 – 反脆弱

在這樣慢慢聯繫起來的過程裡,每週可以至少有一次以上聚會的機會來嘗試,漸漸的許多好久不見、一面之緣等等的人們拉回了比較認識的關係。

修正問題:懷疑不斷的 1 到 2

當一切看似都踏上軌道的同時,第二個不安油然而生:

這樣是不是一個很自私的行為?

為了解決自己的不安,然後找朋友 ….. 這讓我覺得很不合理,也許是基於公平原則令我感到矛盾,畢竟解決了自己的不安,對方又有什麼好處?也許有人會覺得交個朋友哪有什麼好不好處,但秉持著沒有人有義務要承擔別人的需要與想要排除這種矛盾感,再三思考過後,結論是我得成為一個別人會覺得相處起來舒適的人,對方才會覺得跟我相處也很開心,於是朝著成為別人一個不虧的朋友開始思考。

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自己到底是不是個好相處的人?」

這段期間看了很多交友雞湯、也跟很多很會與人相處的朋友諮詢了他們認為的好相處,整理了一些洞見,但同樣的,這些條件我沒辦法真正的知道自己是不是這樣的人,因為就算我問了別人我也會懷疑,所以一樣採取「不管自己是不是,先盡量做到再說。」的原則,也就是多多益善:

軟性條件

  1. 同理:設身處地思考、被關心的感覺。
  2. 距離:合乎彼此期待的相處層級。
  3. 好奇:對對話內容的延續跟專注感。

軟性條件比較多關乎一種氣氛(讀空氣),很難有一個具體的方法來達到,所以最後決定用列舉的方式,開了一個 筆記,分類不同的聊天階段,然後將平常有觀察到的作法置入,例如:滑雞湯文會看到一些講話的方式可以讓別人比較不覺得被冒犯,就記下來,像是:避免第一人稱的對話方式、漸進式揭露等等;或是平常與人相處覺得對方這樣說自己也覺得很舒適,就記下來,像是:有認識的朋友常常會回覆,我懂、然後延伸話題,自己聽的時候覺得也不錯,就記下來諸如此類的小細節,然後提高聊天的時候的自覺性。

硬性條件

  1. 話題存量跟面向:常見渠道內容上主流內容、輔以一些小眾。
  2. 舒適的儀表:保持自信跟正向的內在及健康、乾淨的外在與禮儀習慣。
  3. 傾聽與觀察方法:覺察情緒跟話中話、肢體動作的能力。

在硬性條件開始關注不同議題,在嘗試關注不同議題中,發現大眾向的話題雖然很適合開啟對話,但是要讓對方開心的分享選擇的話題最好是能展現個人特性的主題,舉例來說:Netflix 影集雖然很多人看過,但大多大同小異,而電影就有人特別喜歡科幻、藝術等等,對話起來的感覺比較開心。基本上在多關注不同事情的過程裡科普了滿多知識,所以滿喜歡這個過程很長知識。

第二點一言以敝之比起顏值,乾乾淨淨、有精神、自信正向 blah blah 這些敘述,對應的概念其實是身心健康的形象,普世價值觀對健康的形象有加分的效果,但在這件事情事情上做了很多價值上的探索,會在後面的對落進行討論。

第三點則是專注力分配問題,原先預期這應該是最困難的事情,因為原本認為是缺少,需要加強。但是觀察一下自己有時候相對ㄎㄧㄤ的場合,往往都是發生在情緒過嗨、或體能不足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注意力很難分佈足夠的份量在對方身上,導致沒有注意到原本會注意的訊號。所以問題不在沒有察覺到訊號,而是專注力分配的問題,因為所謂的觀察力,其實是一系列推理的過程,要能將現狀與過去對方的行為模式去做比對、然後從話語中的敘事去分析,並及時在對話中去執行,其實是一個非常消耗注意力的事情。

做人最難的事

發自內心去接受眾人的普遍喜好並區隔與自己的界線,是這個過程中最掙扎的事情。畢竟人生而獨特,在不傷害他人為前提下,不應以任何特定價值來評判,而在過程中也知道有人就是自信地做自己依舊怡然自得、但有人做自己就是痛扣而且不見得那麼快樂,如果盡信自信的人做自己,有時頭破血流,讓我思考平平是做自己為什麼差別那麼大?

顯而易見的是這世界上存在普遍喜好這樣的事實。而在希望可以被更多人認同的前提下(如果沒有需求與執著自然也沒有這個問題),做自己就是在找普遍喜好與自己之間的交集。

舉例來說:群眾是真的喜歡有運動、自信樂觀、好看這些標籤嗎?如果去探索背後的抽象概念,我的詮釋是群眾喜歡的是健康的概念而不是具體的這些行為,也期待大家可以提供更精準、或更有趣的詮釋跟視角。群眾真的是想要你博學多聞嗎?後面需要的概念是對他人有興趣的東西的好奇跟關注。換言之,你能表現出這些概念,就算是做自己也可以怡然自得。

但面對如果有需求、但交集過少的情況,至今我還沒有答案,大概的可能就是希望有一天世界可以更加溫柔,增加交集的範圍。而找到這個交集就是成為舒適的自己的關鍵。意識到這件事之後心裏鬆了很大一口氣。

後日談

那整件事執行了半年現在如何呢?

結論是,社交的快樂是有顯著的邊際效應的 …… 頻繁的社交會遞減社交的快樂。雖然不確定原因,但傾向認為自己果然還是內向的人,社交屬於不能沒有但主要能量也不是可以從中取得的類型,如果大家都願意揪工作就好了,摸蛤仔兼洗褲。

不過經過這些嘗試跟紀錄分析,得到了一些反饋讓我覺得:「至少我盡人事了。」(有些反饋是不言而喻的,是氛圍上的改變;有些是直接的)然後深刻的體會了什麼叫緣分,所以就終止了這個新年新計畫。

過去如果很會社交的朋友跟我說:「交朋友就是緣分。」我會覺得理性上接受、感性上難以苟同,等到自己嘗試努力了半年、然後改善了一些相處方法後,我發自心底認同一點緣分觀點。

因為過去會解讀成自己很難相處,想要透過改變自己來全盤控制這件事情,但現在至少去了解之後、就可以基於這之上區分什麼是做自己、什麼是爛個性應該可以被調整、什麼只是單純自己喜歡的相處不想要調整什麼、什麼是透過相處來推動跟改變需要多做什麼,並運用這個過程中學習到的相處方法,思考自己可以做到哪裡。

後來發現這就是所謂的盡人事了,因為剩下的就是喜好、環境、價值觀等等因素之下,合不合得來也只能看緣分了。

小結

生活始於懷疑

會寫下這篇文章,是因為每每聊天到新年新希望,講到自己的筆記,大家都是傻眼貓咪讓我覺得很新奇 XD 但發現人們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在思考社交問題,這當然只是一個聳動的標題,但社交這件事確實佔據了很大的份量。

習以為常的事情跳脫習以為常來檢視往往都很有趣,所以就來嘗試看看刻意練習一下這件事,只是最大的差別在,這件事不會因為說結束就結束,這些改變會留在我身上、變成性格的一部分。其實改造自己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


從上個月知道 Obsidian 後一試成主顧,所以決定來推廣這個筆記軟體,並紀錄一下現在的筆記流程。

基於關鍵字的筆記流程

The Web, The Tree, and The String — Steven Pinker

自從接觸到這段話後,開始反思原本結構化的筆記形式是不是真實符合自己的思考流程,所以年初開始逐步調整自己的筆記方式,從下滿 tag 與分類的形式,變成:

  1. 關鍵字搜尋啟動
  2. 摘要與筆記加深對閱讀材料的印象
  3. 實驗自己不確定的內容
  4. 自由聯想添加其他靈感關鍵字輔助搜尋

試圖讓自己的筆記更貼近網狀的思考方式,並開始將筆記檔名命名成 關鍵字 A, B, C 的形式方便搜尋。只有在需要寫作或特定的專案跟讀書會的需要,才將材料提取成樹狀甚至線狀的文字。

而具體的執行情境大概如下幾種,分別以比較詳細的流水帳形式來分析:

情境一:每日閱讀時新 …


這是從一篇舊文慢慢堆出的文章,就跟整理房間一樣,想要舒壓的時候就會寫一點點、寫一點點,總算完整成了一篇,會想討論這個議題是因為,從自學以來會很懷疑一件事情:

自己這樣學到底是學得好還是不好?

如果綁定其他目標,例如:職涯發展,那可能會疏於知識本身、而專注在知識帶來的商業價值;又或者真的像是學術研究一樣求知,那可能不全然適合套用在現實情境的學習;如果完全都跟別人比,那真的輸到脫褲,可能每天以淚洗面。

所以為了在日常工作或自學中,了解自學的狀態嘗試列舉了一系列的提問,雖然自己能真正的做到多少心裡也還是打個問號,不過先試著認清事實、接著解決對事實感到焦慮的問題,這是今天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兩個議題了。

不會永遠有人帶著你走

從小到大走國民義務教育體系,一路上被很多老師指導過、考過無數考試、被打過無數分數,對於評估自己學習狀態其實從未仔細的思考過。但第一次意識到我這樣學到底學完了沒、唸得好不好,是第一次接觸到文獻回顧的時候,完全沒有概念要看幾篇論文才叫看懂這個主題了、又要分析到甚麼程度叫做創造知識了,就算勉為其難的寫出了一篇小論文之後,除了老師的些許評語之外,無從推斷自己對這個議題了解的怎麼樣。

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學習是很難評估的一件事情。

後來慢慢開始脫離正規的教育體系,逐漸自學不同領域,做的事情多了就容易覺得自己好像學得好像還可以、卻又一顆心說不上來覺得不上不下的,所以在過程中也就不停的思索自己的學習方法、是不是可以學得更好、學得更快,卻不知不覺得忘記思考 …… 到底怎麼樣才叫學得更好?只要有產出就容易被自己假動作晃過?如果慢慢的沒有人可以幫忙看的時候,又該怎麼辦?

學習之中最難的就是自欺欺人。

直到最後有一天發現自己連一個很小的問題都思路不對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即便明明過去就已經知道自欺欺人很可怕,過程中也有意識到一些自欺欺人的理由,但我卻沒有手段去反制這件事 ……

可惡!我被我知道我自欺欺人給自欺欺人了!

所以想要透過這些年我認為自己用過的理由來分析可以怎麼反制。

這些年自欺欺人的 N 種理由

作為一個自欺欺人達人,以下是我曾經用來騙自己的 N 種理由 …… 為避免造成誤會,必須先澄清,不是說這些論述就是自欺欺人,這些論述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有他的意義,列舉出來只是我自己曾以這些理由來逃避面對自己不足的事實然後感覺良好。舉例來說: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時區

沒有,競爭的當下大家都在同一個時區,如果覺得沒有,那只是競爭當下比較了一些自己現在沒有察覺到的,例如:肝指數(俗稱未來)。

我覺得自己有不足,這是不是冒牌者症候群?

沒有,真的明明可以更好,我在冒牌冒牌者症候群。

每天只要專注工作四小時

明明可以練習專注工作更久八小時、十二小時,為什麼只專注工作四小時?

我做了很多事情,像是 A, B, C, D, E ?

但這些事情都沒有具體的影響力,只是產出。

本科系不是唯一一條路,而且我跨領域。

的確本科系並非唯一,但目前還是相對機率比較高的路,而且跨領域有價值的前提是,本分做的也沒有比別人差太多,因為跨領域是附加價值。

我就爛

…… 然 … 然後呢?

其實還有很多不過寫到這邊的我真的是焦慮到一個爆炸,認知這些到底有什麼幫助?!徒增煩惱!

但轉念想了一下,解決焦慮是一個議題;承認事實、真實的改善學習狀態是另外一個議題,所以即便心情很複雜我也還是想從實務上去思考,到底要怎麼判斷自己學的是好是壞。

於是想到的方法就是:提問。透過一系列的質疑、反問跟提出反制手段來提高自覺。

承認自己做到什麼?

從上面的理由可以大致發現,關於學習的狀態可以從下面幾個面向來思考,分別是:輸入多少、產出多少、產出的品質與實際影響力,這四個面向如果擴寫成一系列的提問如下:

吸收了多少知識?

  1. 投入程度問題:看了多少文獻?上了多久課?投入多少時間?
  2. 投入有效問題:是有效還是無效的吸收,有沒有辦法轉化成自己的語言?

運用了多少知識?

  1. 知識應用量問題:可以運用概念型知識在多少情境?
  2. 知識精熟度問題:程序型知識的熟練程度?
  3. 知識運用策略問題:能不能評估、預判不同知識的使用時機?

創造了多少知識?

  1. 知識深度問題:創造了多少第一手資料?
  2. 知識廣度問題:拓展了多少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知識?

知識可以連結到多少知識?

  1. 知識抽象問題:可以將知識可以連結到多少複數領域/ 問題之間?
  2. 知識抽向應用問題:而且連結能經得起多少考驗?

承認自己沒做到什麼?

‌上述有做到什麼其實是相對容易自欺欺人,因為我們可以舉措有利證據來隱蔽其實沒有做到的部分,以下是為了避免這些隱蔽而做出的反問與反制手段,括號內是自己嘗試過的做法:

感覺每天好像很忙地在學習其實沒有?

  • 例如:基本投入時間根本不足?專不專注?
  • 反制手段:紀錄工作量(Timely)、移除分心物件(TODO Book)、蕃茄鐘

看起來投入很多精力,卻沒辦法理解?

  • 例如:關掉教材之後能重述多少?多少比例是自己的理解還是背誦?是轉譯還是摘要?
  • 反制手段:回想筆記(5 個問題)、系統圖(Whimsical)

看起來吸收很多知識,但做不出應用?

  • 例如:選擇的是不是最直接的學習方法?或者讀了很多書、寫了很多筆記,缺乏實作?
  • 反制手段:後設學習(Theory)、分析實作工作量與非實作投入量比例(Timely)、減少筆記時間(Evernote)、專案導向學習(PBL)

做了很多事,卻還是做得很慢?或者不夠細心跟周全?

  • 例如:work smart vs work hard?
  • 反制手段:動手前嘗試快速規劃跟評估(並避免過度規劃的瞎忙)、自動化重複的工作(tips, tricks, test)、發散模式(睡一覺重看)

事情做得很快,但是都是重複以前做過的事?

  • 例如:一年經驗用十年 vs 十年經驗
  • 反制手段:嘗試不同方法(refactor)、嘗試提高知識品質(同下方)

看起來提出很多論點發了很多內容,其實只是大補帖、沒有創新?

  • 例如:是第二手資料回顧多? 有針對資料分析比較提出見解嗎?還是只是想用資訊落差偽裝?
  • 反制手段:紀錄所有疑惑的瞬間(Evernote)、檢視成果跟文獻資料的匹配度、實際多少產出是親手實驗出來的(Example Code)

感覺也研究了新東西、也有做實驗,卻進步不多?

  • 例如:是一直在摸自己很熟的東西?還是真的有挑戰新事物?
  • 反制手段:知識網路分析(NA)、真實面對複雜問題創造影響力而不只是產出(result-oriented)

提出來的理解聽起來通用,但追根就抵問起來又很多不確定?

  • 例如:抽象化的結果可不可以實體化?有沒有沒辦法被科學方法驗證? 能不能做到預測?
  • 反制手段:發布內容在真的有人會批評的地方(blog)、讀書會、教學、尋找導師、嚴格的遵守科學方法、投入真實生活。

以上如果大家有更多更好的問題也可以留言給我!

題外話,反制原本的想法並非兼容關係,舉例來說:就算有真的開讀書會也不代表就可以不用去回想、或花時間嘗試不同方法,也許的確可以同時做,但傾向一對一的來反制,避免造成另外一種誤會。

提問與自覺

所以列了一堆、甚至還會更新的提問,具體該怎麼應用在學習中,那就是:

什麽也不做

這邊的什麼也不做是指,這些提問並不像是考試,有做得幾分的機制,而是要保持自己的質疑與自覺,雖然將測試盡可能的量化自動化並做到防呆是一件好事,但這世界不是理想系統,學習這件事就有許多模糊地帶,例如:反制中我們也可以反反制,紀錄工作量也有可能挑好的記、畫系統圖也有可能沒有真懂只是畫了圖 …… 需要人為的地方就有漏洞,所以保持質疑的精神,並且拿捏好執行跟保持品質的平衡,就變得非常難而需要練習。

如果在初學的時候就這樣質疑,那會影響到學習的成就感與步調,進而影響能不能持續、產出跟進步。但如果可以持續學習很久卻又沒有進步這樣也怪怪的。保持自覺,是為了當似乎有一些訊號的時候,不會視而不見,並基於這之上作出決斷。

像是:如果平常切板切得還可,但偶爾一閃即逝的小錯誤,或一些架構上不乾不脆的,我該怎麼處理?我會丟出這些提問,基於結果承認這些可能是我學習中的哪個環節造成的缺失,再來決定:「噢,但既然我上手了,所以我可能需要更深入的自己去實驗來了解具體的運作方式。」或「我決定放棄,真的不懂,下修這時間寫出漂亮程式碼這一件事的期待。」

同樣的,如果我初學的時候有一個參數不會使用?我也得先承認這可能是實作經驗不足,再來決定:「噢,既然還有一些空擋,我多做幾個練習。」如果研究到最後沒有弄懂,也是因為:「我真的還是沒有弄懂,但我要繼續接下來的工作了,先記著吧。」這些就是我使用這些提問的方式了。

接著就會發現,每一個學習真的、真的很花時間,如果比較快、有時候可能是不小心犧牲了什麼也說不定 QQ

持續

上述的一系列提問是為了「確保」真實的產出跟前進,不包含:怎麼學習與要往哪裡前進,那是另外一個議題。但在提問的時候遇到一個強烈的阻礙:焦慮感,這樣子看待每一件事,我發現自己大多數時候都做得不是很好,而這種焦慮感足以阻斷我執行學習這件事。

所以我仔細去思考了這個焦慮感由來,如果是因為自己的不足…… 那焦慮的可能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在做的更快一點、希望可以變出更多的時間,這只能透過重複嘗試新方法、評估、改進方法來解決;但有一種特別煩,有了「比較對象」所構成短暫焦慮,因為比較對象讓我意識到在這個時間的當下(亦即,沒有時間可供交換),我還有那麼多待補的現實。

這個時候的解決方法有下,我覺得整個抗焦慮的過程滿好笑的 XD 但對我自己很有幫助:

1. 認知這只是一種生理反應:

要能認知這只是一種生理反應之前,要先能辨認焦慮的模式,經過一系列的紀錄(可以開一個 Google 表單,如果辨別到焦慮情境時就簡單記在 Google 表單上,視焦慮頻率可能記個幾週就能辨識出模式)

關於自己的模式滿明顯因為我非常不喜歡輸的感覺,所以:只有別人被稱讚、自己沒有;類似的背景別人過得比較好這種瞬間,就會有一種羨慕、不甘心、焦躁感,屢試不爽。不過追根究底,這只是一系列因為「不足」這個經驗連結所引發的生理反應,內分泌與心跳加速導致的錯覺,焦慮是我自己給定義的名字,通常只要心跳趨緩、或者將這個生理反應應用在別的情境,例如:運動,就可以解決。

2. 認知這個生理狀態是在強化自己:

有時也不是想要運動就運動,或想要心跳停下來就停下來(?)更甚者有時候心情就是虛無飄渺難以掌握,那可以把這個反應當成這是:「我他媽興奮地想要戰鬥啊!」而不是煩躁的訊號,這時候去努力也不錯,會有一種腦衝的動力。

3. 讚爆他然後學爆他:

如果在戰鬥的主旋律下,人的嘴臉常常極度醜陋,這時候的心情非常暗黑,容易自欺欺人來創造勝利感,反而促成了惡性學習的習慣。為了讓自己保持良性的戰鬥狀態,這時候要想辦法去讚爆對方,要讚爆就要挖掘對方成功的原因,讚爆之後就會發現:「靠北,我還不趕快學起來!」然後默默的筆記筆記完,通常就不太會焦慮了,有時還能交流交流、交個朋友 XD

基於以上三步發現:搞不好多比較其實可以學到很多(雖然大多數時候可能滿難受的),不過幸運的話可以解決六成時刻的焦慮,但就像最一開始提及的,自己真的沒做到的慢性焦慮還是要從根本改善,自覺自己的學習狀態、然後反制自己可能自欺欺人的手段,可以減少這些感受的發生,因為學得很踏實。

小結

回想起來人要不自欺欺人真的很難很難,不過我想有意識的度過每一個剎那,就算在逃避也是一種成長,至少每一個當下都盡力過也不是那麼那麼的糟糕 ……

啊,可惡,這樣想的我是不是不小心又自欺欺人了呢(笑)

這樣的無限迴圈讓我意識到,學習這件事情上只有動態平衡,除了去自覺自己在自欺欺人、承認逃避就是逃避,還有相應的選擇了休息那就得下修目標;也同樣的意識到如果我要提升目標、與之相對又要再做到更多真實的而不是騙人的付出,簡言之:平衡不會像是重合的兩條線,目標跟付出就像是兩條不斷時不時在交錯的波圖而且沒有所謂的終點。

每交錯的瞬間達成了平衡,然後每一次都因為某些理由,可能朋友也好、職涯也好、夢想也好、家人也好、甚至只是單純的喜歡或好奇,因此又拉高了一點預期、又踏實的做到再達成更高一點的平衡,這樣說到做到而且提升,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做到這樣。


作為一個超喜歡後設的人,在學生時期曾經反反覆覆嘗試建立過很多次關於自己生活的「系統」。系統這個字很抽象,主觀而言,我理解為:「一系列為了特定目標而建立的資源流動的流程」。例如:時間、財務、知識、交友等等資源再被分配、決策、調度的關聯過程。

但學生生活充斥著不確定,交叉著長假、各種考週,與不同的工作來源,系統變得分散而且建立過程很不明確,所以我就一直在想 ……

怎麼打造一個系統來打造系統比較容易成功?

如今成為社會新鮮人、第一次擁有比較安穩養成系統的環境,比起建立了什麼系統,更想要趁這個機會分享新鮮的、建立系統的嘗試過程,來檢視自己怎麼檢視自己。

前情提要

在分享建立系統的過程之前,要先快速分享我過去已經習慣的事情:

  • 工具面:基本上我只用 Evernote + Google Calendar / Googl …


這是一篇承接上篇:記在程式導師計劃之後(上)之後,並由日記潤飾而成的求職心得文章。自己從老師每日流水帳式的心得文章與總結學到許多,所以如果你對日記類型的求職心得有興趣,可以看看這篇。

前日談

要給老師看履歷了,真的真的要正式來了,一開始在小樹屋見到只有老師超級緊張!第一次 demo 自己的專案給老師看,中間還 loading 超久。

在小樹屋老師問我有沒有看過某個題目要不要試試看白板題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唉,我根本就不敢看同學心得文。」但還是忍不住的問了目前同學的求職狀況,也向老師了解了一下應該訂什麼樣的薪資比較適合自己,最後得到了一個數字,之後面試應該都會照著這個數字開。

同學寫了網站版的履歷真的太酷了,我也要寫一個,不愧是有工作經驗的同學。

由於原本想投的一間公司使用 styled component 所以原本用 sass 寫的履歷網站改成練習 styled component 重寫

Day 1

今天是開始正式丟履歷的第一天,整理了心情。

打開了以前應徵實習的 …


這篇是一篇關於放不下的學習過程,我想,一定某處也有人鍾情於某個領域、嘗試了很多次但是都沒有學會,甚至過程中被勸解、很想要放棄。如果你剛好路過這篇文章,不妨看一看再來決定要不要放棄,因為這是一篇真的很久很久才學會的故事。

楔子

在小學第一次用 VB 湊出了一個計算機之後,那時還是系統工程師的母親就對我說:「寫程式是努力可以做到的事情。」她不乏有時不時就看論文、對資訊真愛的同事,但她覺得自己從來不是這樣的人,還是做了系統工程師,就是這樣的經歷、這句話一直深深烙印在我心裡。

所以我以為我會像我看過的大部分十年之路一樣,從第一次玩 VB、寫出遊戲外掛、從 MUD 開始玩腳本、在 RPG Maker 接觸 Ruby,打進資奧或是 14 歲創業,但沒有,什麼事情都沒有。

這不是十年登峰造極、追求神乎其技的故事,是一個有 …


剛好是即將學生生涯上的告一段落,又有一個自學計畫到了中期,總結一下四年的學習如何學習,也許不那麼雞湯、看完會覺得:「好累,算了」,但如果你不是很確定自己喜歡什麼、心猿意馬做不到只耕耘一件事,希望這篇心得文可以給你一點幫助。

約莫四年前 ……

在我大二三的時候,新創、UX、大數據、人工智慧所有你想得到的 buzz words 起飛,中國那邊知識經濟邁向高峰,一間間學習平台如雨後春筍般的開展,那是集體資訊焦慮的幾年,其實現在也是,各式各樣的內容平台推廣生產力、自學方法,思考怎麼樣學得更快?怎麼樣學得更多?怎麼樣找到自己的天職?

當時文院的我搭上這波潮流,選了自己當時受全端朋友影響而有興趣的動態設計,開始了心目中「正式」的自學 — 即不仰賴國家教育體系下的學習。在那之前我號稱要學,但過了兩年,若不說設計,單就寫程式,那之前我號稱要學可過了四年。總算一切都要開始。

於是轉眼又過了四年,一邊兼顧著教育體系、一邊自學踏足的領域好不容易踏了一個圈、看了很多當初社群裡的人都各有成就、也各有一套自學的理解,有的人擅長認真耕耘一件事情(特別崇拜這種)、有的人擅長分享教學相長,而我擅長的是走上起點的學習。

如果你不是很確定自己喜歡什麼、心猿意馬做不到只耕耘一件事,但學習上喜歡大多數時間一個人學、喜歡夜深人靜時候做著事、喜歡做點什麼把玩,希望這篇心得文可以給你一點幫助。

關於自學,我想說……

有些人覺得自學是這時代最重要的技能、有些人覺得自學是教育上新的選擇,但對我來說,自學像是萬解,因為我不能確定我喜歡什麼、未來會想要怎麼做,所以想來想去,籌碼最多的路,也就是自學。

如果有一天我喜歡的事情變了、或因為任何原因我不能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再學新的就好。

最初的想法的確功利了些,到了今天自學的意義也不只如此,但從這種角度來出發的自學,我很重視「泛用性」跟「系統化」這些特性,因為唯有如此,才能重現學習的經驗來應變各種學習困境,基於這兩點,衍伸出的核心思維兩件:積極喜歡與不自欺欺人

積極喜歡:從被動喜歡到積極喜歡

一開始我喜歡學習,是因為知識對我來說都是師出同源,沒理由討厭別的領域。我實在太喜歡下面這張圖、也推薦大家去看原文,我覺得這套理論完美詮釋了怎麼做到知識遷移,讓知識可以複利滾存。

Age of Entanglement by Neri Oxman

這張圖一言以蔽之就是,學科就分成四大領域(這張圖沒有包含了人與人之間、人自己心理素質的學習,但這又是後話了)除了學科之間的相互成長關係,而我對這張圖在自學上的理解是:只要四大領域的思維通了,你做同領域下的其他事情就是時間跟經驗的問題。

但什麼叫思維通了?不妨把思維想成是一種文化,你可以用他們的語言、在他們的群體、做他們的事,也許你還不擅長、還牙牙學語,但至少你還是文化裡面的一份子。

不過這個階段的我是被動喜歡,只是因為沒理由不喜歡,但後來我喜歡學習,是因為我想要去努力看看,也許我會喜歡上這個領域,這就唯心了。我叫這個是積極喜歡,不是因為喜歡了去做,而是因為想要喜歡上而去做,浪漫點說:喜歡不應該是一種積極的情緒嗎?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體悟,說來話長,不過簡言之就是:

我喜歡上了喜歡這件事。

在這樣的心情下,我有一定的把握無論今天做什麼,都可以提供給我一定的動機可以去自學一件事。

不自欺欺人

不知道大家覺得自學最難的地方是什麼?時間?金錢?動機?才智?資訊?但我覺得所有難的都指向一樣的原因:自欺欺人

能不能承認你就是沒有這些東西?

我覺得這個非常難、非常非常的,人腦實在太過狡獪,我們有一百萬個理由可以矇過自己,但設想,如果可以不自欺欺人,我就可以坦然修正我自學上的失敗,做到更多成功的自學,甚至養成更好的心理素質。

舉個最近計畫上老師提的一個我很喜歡的例子:

當老師教我一個新動作的時候,做起來超級無敵卡,想說老師怎麼可以做得那麼流暢 老師跟我說:「你就一直做就對了」 結果過了兩三個禮拜的偶爾練習之後,還真的把動作練會了,跟原本剛學的時候相差許多,至少順很多 很多事應該都是這樣,像健身、像跳舞,像寫程式 只要一直練一直練就會變強,

但我提這個小故事,不是要跟你說你要一直努力,我只是想強調「一直練就會變強」這件事 努力是你的選擇,我不會要你一定要努力。但至少不能欺騙自己。你不能說著「我想跑全校第一」卻不練習跑步 要嘛就放棄想跑全校第一這個想法,要嘛就乖乖練習跑步,不能什麼都不做卻還妄想著不勞而獲的成果

所以到底要怎麼樣才不會被自己騙過,現在能做到的,就是把所有客觀事實攤開,把自己辯駁到無言以對啞口無言,但終究怎麼避免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證據,還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

不過哪怕只有一點點,當你可以稍微正確的評估自己的投入與獲得的時候,恭喜你 ……

以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在這個賽場上,努力是最不值得拿來誇口的東西,因為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會做到的,是最低層最渺小的東西,搞清楚這一點,再向高處攀登吧。

— 葉修 <全職高手>

……已經踏上起跑點了。

自學的架構

以下的想法沒有特定的學理基礎,就是我個人直觀的理解:

知識像樹,仰賴各式各樣「事實」作為養分、經過「思考」成長成獨特的樹網,最後朝著你「眼光」最向的陽光生長。

對我來說這套想法的價值在:目前嘗試過的領域無一不是如此,也許到每個領域會有些細節上的不同,例如:不同領域的載體可能不同,以事實為例,設計上的可能是設計案例、工程上的可能是別人的程式碼、科學上的可能是文獻等等,但組成跟比重是類似的。

我們也可以在各領域看到類似的思維模式來解決問題,像是:設計裡面常用的 Affinity Diagram、Annotated Portfolio、工程上的 Computational Thinking、科學上的科學方法,更甚者從哲學的知識論、認知心理學等等不同角度,都有提及過相似的邏輯。

  • 眼光(驗證與品味):知道還不知道什麼?知道什麼是好?知道怎麼看好不好?知道要怎麼拆解看哪部分怎麼好?
  • 思考(實踐與反思):透過大量的實踐,知道什麼時間用什麼方法?知道為什麼用這個方法?甚至創造出新的方法?
  • 事實(巨人的肩膀):知道這個領域該知道的基本知識、工具使用、大量的案例、事實。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最好取得的就是事實,有無數的課程、文章可以取用,而思考也還可以,只要你願意多想多做就可以做到經驗的累積。然而最難的是眼光,好的老師就是在教好的眼光、教怎麼讓這棵樹繼續成長、教學習怎麼學習這個領域。也就是說,如果資源有限、最值得投資的就是眼光的培養

當上述三者都有方法去解決,恭喜,要到起跑點就差投入了。

舉個例子:如何實踐自學的架構?

單就站上起跑點的學習,下面是我實踐的方法,以設計來舉例:

  • 事實:每天看設計案例、學習工具的技巧絕對不會是壞事,甚至沒有這些,你也談不上思考與實踐,但這些正因為是「哪天」就用上,這不應該是最花時間、而應該像是一個習慣。舉例來說:在正式開始學習使用設計工具之前,我看了兩年的 pinterest(但不開始做就什麼都沒有,對,連「哪天」都沒有)
  • 思考:一開始可能是每天臨摹,後來可能是每天小練習,舉例來說:常見的 Daily UI;到最後隨著你要解決的問題更複雜,判斷的時機更真實,你就開始做在真實世界裡面落地的專案,舉例來說:PBL 學習方法。在自學裡面,這應該要是你花最多時間投入的事情。
  • 眼光 :眼光的選擇除了選教得好的導師外,還涉及了價值觀的選擇,舉例來說:在設計裡面,以使用者為重?還是以設計師的訓練出來的直覺為重?或你是從什麼面向來思考?從製造?從美學?還是從社會責任?選好的可以從課程評價、從日常相處、從線上試看知道,但價值觀的選擇,就需要實踐與對自我的了解來慢慢淬煉。在自學裡面,這應該是你最用心的事情。

上面的觀點單就設計來說可以說是老生常談,可以直接看 ted talk,講得更好,重點是這還不只可以用在設計呢。

再更進一步,自學的管理?

上面我們只是知道了可以做哪些事,接下來要知道怎麼 更有效率的做這些事?最大化資源的效益。

細節的流程因人而異,甚至自己的方法也一直變,這邊就舉個例是現在的做法,也許沒幾個月又有變化,有需要參考更多做法可以看像是:少數派、電腦玩物、Zen To Do …… 有太多作法可以參考,我就分享自己的作法:

時間管理:單位時間的產出乘上總時數。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你可能會說廢話,但卻是很常有的誤區。

舉例來說,以前有一篇很流行的文章,說:「一天工作八小時、不如有效率的工作四小時。」文章放大在「四小時」上,但為什麼不有效率的工作八小時呢?開源節流,如果哪裡不夠就從其他方面湊,手腳慢,沒關係,多花點時間;時數短,沒關係,手腳快一點,如果都沒有,那就拉長自學的時限。

但誤區歸誤區,作法卻是老生常談,基本面就是生心理健康的兼顧與 GTD 因人而異的方法(舉例來說,我是 Google Calendar + Google Task 派),這些就不贅述。

知識管理:簡單增加、簡單搜尋且簡單重組,爭取事實跟思考的效率。

之前有寫過 自問如何自問,或想要更嚴謹的, 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 或任何研究方法的參考書已經講得很清楚。雖然現在自己的方法上有一點點不同,例如:我不再做簡報,太複雜。但大抵類似,而工具上依舊使用著 Evernote + Eagle 積極從簡、增加做這些事情的效率,也努力的迭代自己下 tag 跟分資料夾的方式,致力於做到簡單便利。

品質管理:復盤檢查哪裡可以更好。

上面倆終會變成一套流程,但這個流程是不是足夠好,我們還需要一個更上層的流程來復盤,紀錄時間就是一個作法、定期去整理刪除自己的知識庫也是一個作法。
現階段我使用 Timely(因為抓時間方便)+ Airtable(因為 API 串接方便)紀錄每天電腦上工作的時數,並訂個時數目標像是重訓一樣慢慢往上加。也定期定量的去 Evernote 跟 Eagle 回顧之前收藏的靈感跟論文,下下 tag 整理刪除資料,透過這兩方面來優化流程跟確認成效。

動機管理:就像 Buff,就像免疫力,就像空氣。

動機高多方面表現都會提升,也提供你挫折時的緩衝,除了基本面的生心理健康,最前面對知識的看法也給了我很多動機上的支持。除此之外,多看看一些動機理論,人可以仰仗內外在動機、遊戲化等等,這方面很多現有服務都有提供支援,關鍵字隨便一搜就一大串,總之靠人靠錢靠夢想靠什麼都可以,動機不分貴賤,需要你了解自己,知道缺了怎麼補。

詰問:自學的下一步?

這套想法可不可以成為異數?我真不知道,我不是。這套想法可不可以發大財找工作?我不知道,我也不是。畢竟在自學上我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一開始更像是一種保命的手段。

而現階段的自學還著重在單一領域的有效,亦即:可不可找到工作來做這個程度,但未來會想要繼續研究如何做到跨領域的結合學習,當跨領域的使用時,該怎麼一起學、一起實踐?

也許有一天,大家不是因為現實、因為有用、因為酷、就是因為喜歡,才去自學。

要是真有這樣一天,也挺好的。

Min

兔子讓獅子用盡全力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